警民互动

欢迎进入警民互动系统,请将您的意见与建议填入右边表单,我们将在规定办理期限内答复。内容涉及法律责任将由用户承担,请注意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注:请认真填表格(带*项不能为空)

局长信箱

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出纳温霞平侵吞公款75万元,证据确着公安局不与立案
提交时间: 2017-11-14
信件内容: 您好,我叫杨爱珍女,45岁,丈夫黄永喜,47岁,监利网市小坛三组村民,大儿子黄建超24岁武汉打工,小儿子黄志超12岁初中二年级。原在江西做玻璃生意2010经监利县招局招商引资,回家乡投资办厂,经过两年的筹备,在毛市连接线下一公里处,毛市总支原址,投资五百万兴建了凯升印务有限公司,有彩色印刷和水黑印两条生产线,有三个股东,法人代表是我丈夫黄永喜,占股80%其中(有自家兄弟黄永久,黄永湘,堂兄黄永烈他们三人占股20%),朱木华占股%10,易贤喜占股10%,公司效益一般,经人介绍,认识了广东一个造假烟商,叫何木平,为他们生产假烟合。由于法律意识淡泊,不懂法。我丈夫他们三人(黄永喜,朱木华,易贤喜)伙同潜江范成重新花二十七万元购置了一套印刷设备,在汪桥一农户家进印刷生产,由朱木华负责,他们生产的假烟盒只是一道工序,还需两次才能成为成品,他们没有这技术,并在加工过程中已经意识到违法了,已经叫工人停止生产,这工人是有证实的。还没来及销毁生产的产品,公安和烟草部门就查到了。朱木华先去自首,黄永喜,易贤喜后两天去自首,甴他们提供线索找到了广东那个造假烟商何木平,造假的物品的样品、文件,是广东人提供。而所制烟合在案发前没有流向市场,所有印刷产品价值不超过10万元,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监利县公安局和烟草局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和政绩说找到了制假烟的团伙,为了成为知识产权案的经典案例,监利县公安局没有为我们提供我们造假梅菲尔烟合真正样品确切证据,也没有一家被侵杈公司起诉我们,他们八人就被定了罪,坐了牢,他们现在坐了牢,也还不知道他们造假的烟合是个什么模样。监利县公安局也没有找到烟合原样。黄永喜被判二年六个月,范成四半年,易贤喜二年三个月,朱木华二年,最可怜的是两个工人也坐了一年牢。监利县公安局在取证过程中,由于办案不规范,对周围的人造成恐㤺,使我的父亲黄孝金,当时六十五岁,在工厂照看,由于紧张从二楼摔下,造成股骨胫骨拆,三天后在监利县人民医院手术时死在手术台上,这是可查实的。监利县公安局虽没有造成我父亲的直接死亡,但因他们而起。黄永喜因此获得取保侯审,在外面一年,工厂在运转。在法院判决书下来后我们请求给黄永喜监外执行,(根据刑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缓刑,)我们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依旧执行了实刑。三个股东都去坐牢了,我们在外辛苦劳动的全部积蓄全部泡汤了,还负了三百多万的债务(银行一百三十万,亲朋和民间借咨一百五六十万)会计账目上可反映。由于我丈夫去坐牢了,我公司出纳温霞平(股东朱木华之妻)乘机侵占了我公司资产75万元公司现金帐21万,货款53万。黄永喜三个股东全部坐牢后,公司由我勉强支撑,我是一个家庭妇女,没有什么文化,温霞平在2014-2015年期间分多次收回了五十三万元货款,不上缴公司,并谎称客户没有归还,朱木华是业务员,这些客户是他经手,温霞平熟悉,我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向监利县公安局经贞大队报案,由朱斌华办理止案,于二年一六年元月二十七第一次取证,为了办案,在没有生活来源的情况下,借了五千元买了油卡交给朱斌华去办案,在办案前一天朱斌华承诺去抓温霞平,但当天晚上温霞平给我堂兄黄永烈打了一个电话,说她父亲住院了,晚一天再配合工作,我们不知道这是一个圈套,答应了她的请求,因为我们只想收回钱,不想要她坐牢。朱斌华就以此为理由进行推托,再也不去找温霞平了。并要我们私自去取证,并多次说他知道温霞平拿了钱,但没有证据,为了取证,我五次去湖南,我一个女人,求亲朋好友陪我去,每次去花钱都要二干多元,取了证据交给经贞大队于2017年7月4日给予不立案回复,时间经历了一年半以上。第一次取证时朱斌华只一人去。第二次取证于2017年7月31号,我借了一万元请邓扬成律师办理止案,这次取证也是朱斌华一人,证人的证词将在附件里发给您,证据确切,但公安局仍未立案。市监察组在监利办案期间,我们向他们反映了,朱斌华仍告之我不予立案。朱木华刑满释放后将汪桥设备已全部变卖了,我一个女人,工厂己停厂,银行已封厂,已经将我两个为我担保的朋友账户冻结,我儿子银行也冻结,我在银行没有账户,因此没有冻结我的,担保人现在每天坐在我家里要我还银行钱后解冻他的账户,我没有生活来源,无能为力。我想到了您,想到了政府,看到习主席十九大的讲话,公平,公正,平等,法治。我好像看到了一点希望,您如果不为我主持公道,我只有拿这些证据去公安局跳楼了。我丈夫出事后,我一直在想,监利县招商局不去找我,我们不想回家办厂,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父亲不会死,丈夫不会坐牢,生意不会破产,这就是一念之差所造成的后果。我迫切等待您为我主持公道,不想再出现更多不好的后果。以上所说,句句所实,公安局出具的文件上将原告名字写成被告,并涂改。在资金数额上相差十五以上。我们为公安局提供的证据他们一项也没有证实,资金去向,烟花去向,温霞平一面之词,也没有和我们核实,就进行认定53万元资金组成:湖南全新烟花331955.00潜江烟花40349.00柯南公司46292.00兴胜烟花112160.00温霞平手上现金217499.00合计753504.00 这就是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所出的错误文件,将金额错误15万元以上,原告名字写成被告。 2017年11月10日,我们将以上材料和其他证据已经交给公安局经济侦察大队及公安局信访办,请您督促他们帮我们尽快立案侦察。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监利县公安局
回复时间: 2017-11-15
回复内容:

尊敬的网友,您好!现对您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1、2015年1225日,您到我局经侦大队报案称:20146月至201555日期间,温霞平与其丈夫朱木华(系公司股东,因生产假冒注册商标被监利县人民法院处有期徒刑一年半,现刑满释放)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侵占公司财务593791.00元。其中,1、20146月至2015年元月,收取湖南全新烟花公司付给凯升印务的330000.00元的货款未上缴公司;2、截止201555日,温霞平任公司出纳期间,移交手续时,所结存的现金217499.00元至今未交公司;3、湖南浏阳柯南公司欠公司的货款46292.00元,由温霞平收取后至今未上缴公司;4、2014320日、201448日,潜江烟花公司欠公司的货款33195.00元,温霞平收取后,至今未上缴公司。

接报后,我局经侦大队立即组成专班,对杨爱珍报称温霞平挪用资金一案展开了调查。通过调查发现:1.杨爱珍控诉湖南全新烟花公司所欠凯升印务有限公司330000.00元,温霞平收回200000.00元的货款,经查,系温霞平找湖南全新烟花公司老板罗方菊之子罗露的借款,不属于公司货款,余下的130000.00元货款待朱木华刑满后再与湖南全新烟花公司结账,此款未收回;2.温霞平移交手续时结存的217499.00元,通过黄永喜审批或认可的借支和开支164180.00元,20157月温霞平替公司还荆州星诚彩印欠款30000.00元,余款23319.00元,系公司待发给温霞平五个月的工资;3.湖南浏阳柯南烟花公司欠该公司46292.00元,温霞平未收回此款;42014320日、201448日,潜江烟花公司欠公司的货款33195.00元,温霞平没有收回此款。

综上所述,我局审查认为黄永喜、杨爱珍控告温霞平、朱木华挪用资金一案,没有犯罪事实,我局于2016427日依法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并向杨爱珍送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2017517日,监利县人民检察院以《监检侦监不立通(20179号》文书,通知我局书面说明黄永喜、杨爱珍控告温霞平、朱木华挪用资金案不予立案理由,我局按要求书面向监利县人民检察院说明了不予立案的理由,并将此案移交给了该院立案监督科进行了审查,监利县人民检察院未书面通知我局对该案予以立案侦查,之后,杨爱珍将此案向监利县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此案正在监利县人民法院进行民事诉讼审理中。

2、关于“原告写成被告,金额错误15万元以上”的问题,主要是您提供的法律文书复印件存在您手动修改的情况。目前,您的案件正在法院进行审理过程中,请您耐心等待法院判决结果。

“实施网络民生警务,打造人民满意公安”!感谢您对荆州公安工作的支持。谢谢!

满意度调查:
信件流水号:
查询码:
1、满意度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