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互动

欢迎进入警民互动系统,请将您的意见与建议填入右边表单,我们将在规定办理期限内答复。内容涉及法律责任将由用户承担,请注意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注:请认真填表格(带*项不能为空)

线索举报

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一封关于揭露黑社会与保护扇的实名举报
提交时间: 2018-06-25
信件内容: 陈述书 尊敬的各位领导: 陈 述 人 :吴剑锋 公司名称及职务:湖北澔浠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及武汉中和工程质量检测荆州分公司负责人 地 址:位于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义乌小商品9栋公寓4楼。 自打父辈以来就在荆州经商,一直以来辛辛恳恳,本本份份。但是由于外地人身份在此却频频遭到迫害,更了解其千丝万缕的内幕与黑暗,苦于报案无门,不能给予一个公道,被逼出贵地,不甘十余载创业所积累的一切被侵占!因此只得一纸陈述.寄与贵部门! 2016年3月,我被荆州社会份子七人,用刀逼迫挟持与盐卡码头附近,用极其残忍手段将我双腿脚筋肌腱先予挑断,双腿身中数刀。我从堤边滚落,他们提刀追赶而至。我只能被逼跳入鱼塘之内,看我不断挣扎,以为我在无生还之力便扬长而去。我装死等他们离开才咬紧牙关从鱼塘内爬出,由于求生意志的强烈,爬上堤上,从而路过的士看到才得以获救。(其具体详细内容口供,沙市区水上派出所有我所做过的笔录)。在三医,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救治才得以保住双腿。经有关权威部门鉴定后:重伤二级一处,轻伤一级一处,轻伤二级一处。残疾八级 九级 十级各一处.时候由一人所抗下,更荒唐是如此恶劣及残忍手段想置人于死地的动机竟只判了三年半。由于我未出谅解书,其余六人若无其事对方扬言要报复,更别说分文未赔一事了。其势力可见一斑。由于了解背后势力连我们福建商会都不愿意得罪,更别提我所能撼动,本以为相信公义的我才了解如此黑暗,为图一家安逸,只得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2018年2月9日起,被李正林逼迫与囚禁在小北门宜家酒店,草市栀子花开宾馆,巴比伦酒店至腊月二十六被北门派出所批捕。逼迫我父亲向其转账共肆拾伍万元整.加上之前陆陆续续共计伍拾捌万元整。其过程不堪回首,辱骂殴打,限制自由,吸食毒品。直至于腊月二十六晚被捕时,承认其毒品皆由我所提供,由于我实在不知毒品何来。只能开口说不知,谁料北派刑侦支队邱队让前来警察关掉执法记录仪,并一耳光朝我扇来,顿时措手不及。并在次问我毒品何来。我还是摇头不知,并带着哭腔喊道确实不知道时,只见他手抬起又是一耳光。我急忙说是我拿的,是我拿的。都由我所提供。才重新打开执法记录仪继续做出了指正。看清后我也认命了。目标是我,这个份容不得我不承认! 当在派出所做笔录时我才知道,原来所谓我的各项罪名的材料已经厚厚一堆,各种罪名竟往我脑袋上扣。经过两天一夜的审讯。查明之后,最后勉强以提供毒品一罪,拘留十五天。其余人昨晚笔录就放行回去。当我被送往医院体检并送往西区看守所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觉得天黑了,公道公义已经不复存在了。(荆州区北门派出所可调出所有卷宗) 2018年6月2日晚10时许,我与秦威从公司出来。见三个男子拿出武器便向我双腿膝关节打来,使我当场跪于地上,而后三人不停挥舞着手上的东西向我脑袋及身上挥打。当见我脑袋是血并无换手能力及动弹能力。李正林便掏出手机向派出所打电话,并大声喊道,人已被支服,已经被打的不省人事了。边说还边用脚踹我的头,当电话都未挂时还扬言要拿刀捅死我,我只得闭着眼装死。秦威鼓起勇气准备劝阻时,李正林问他是何人。知道后 ,并没有对他施暴。反而大声吼道:他得罪了张爱华,他就要死。不断重复。期间几个电话催促警察(并非致电110),及暧昧态度不言而喻。我知道接下去又是重蹈覆辙的故事,不愿再坐以待毙遭其陷害。就在这时候,由于三中晚自习放学,越来越多人聚集过来并劝阻不要再对我进行施暴。趁李正林在吼大妈的同时。我凭借无比强烈的求生欲用竭了最后一丝力气朝美江山红绿灯冲去(有监控)。当他们反应过来李正林嘶吼的喊到:打死他。所有人便挥舞着手中的利器追来。我跑到马路中间跳上一台越野车,祈求她开车。当时女司机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当场停车不动。他们接踵而至,扬起手中的铁棒就往我身上挥,依稀记得车子后视镜被打烂了。我成功被他们拽下来了,不停的拳打脚踢(因为当时已经遍地是血了)。围观人越来越多 ,他们丝毫不在意。扯着我的衣服就拖到了靠近三中的马路边。李正林掏出电话打给张爱华吼道:要搞啦,事情搞大了啦,人快搞死了。可能电话那头安慰劝道,李正林才骂骂咧咧把电话挂了。 打完人后警察来了与他们窃窃私语了几句。才打电话给120。当120赶到时,只听一句:他是吸毒人员,要先抽他的血。完后我便抬上了担架送往医院抢救。由于流血不止,我又处于昏迷状态,只知道一直不断重复念叨一句话:警察和打人的是一起的,救救我医生。他们是一起的,救救我医生!手术完后,我被推了出来。嘴巴还念叨这句话,我老婆便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便和远在贵州我的父亲打电话。由于在荆州举目无亲。在全国扫黑的大环境下竟敢如此猖狂,大庭广众之下目无王法对我如此施暴。还堂而皇之站着等警察到来。父亲怕我人身安全没有保障以及对辖区派出所警察的极其不信任。便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坚持离开荆州,否则以这种保护伞的程度,我死荆州都可能。由于全身淤青膝盖难以直立头部又刚缝了数十针。深知事情的严重性,我毅然决然的拔下了输液的针头,光着脚强忍得走到了一楼,连夜逃离了荆州。其惨态不言而喻。狼狈程度和心中酸楚更非文字所能表露的!(时至今日都并不知哪个地方辖区派出所所出警,更不敢贸然在地方辖区派出所立案) 第二天,我在武汉治疗的时候。得知,行凶者几人竟若无其事的从派出所堂而皇之的走出来,并且还有吸毒前科的李正林也未被验尿。哀莫大于心死,太黑暗,其勾结程度可见一斑。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而我更有自知之明几斤几两如何能撼动一座黑金政治的大山。更怕回到荆州,对方得知再次进行殴打与报复。本准备放弃所有一切。哪怕被侵占的一切就随风去吧。只要人活着就好。偶然机会得知政府成立了监察委员会。知耻而后勇,还是抱着一试态度,实名举报。希望政府监委部门会给予一个公道。给来荆州投资的外地人一个生命与安全的保障!如若贵部门能保证人身安全,我即随传随到。 望:恳请贵部门能还予一个公道 吴剑锋 2018年6月25日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沙市区分局
回复时间: 2018-06-28
回复内容:

尊敬的网友,您好!现对您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根据您叙述的情况,建议您本人携带证据到派出所报案,民警调查核实后才能立案侦查。

“实施网络民生警务,打造人民满意公安”!感谢您对荆州公安工作的支持。谢谢!

满意度调查:
信件流水号:
查询码:
1、满意度调查